字體大小

背景設置

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

《重生最強特種兵》:《重生最強特種兵》第三卷 vVIP卷 第1057章 大結局

    吞下藥丸,恢復了一些的金王瞥了眼陳峰的尸體,眼神也是變得復雜難明,不管怎么說,就算對后者的恨意再再深,總歸是曾經一起并肩戰斗過的戰友,要說沒有一點傷感與遺憾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影子”金王緩步上前,拍了拍江大豪的肩膀,而后向著后者身后的方向揚了揚下巴。

    “就這樣吧。”江大豪深吸了一口微冷的空氣,心間那份糾結之情被漸漸壓下,一個不算圓滿的句號終是畫上了。

    回過頭,兩女已來到跟前,美眸依然含淚,看著自己的眼神之中,有著難掩的欣喜與激動,還有幽怨與薄怒,更有一份濃濃的憂色。

    要是單獨面對二女之一,江大豪絕對不會吝惜自己的懷抱,給女人以安慰與溫暖,可此時,他卻是尷尬地撓了撓頭,有點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影,你先去看看希拉和約瑟夫?”克里斯丁指了指暈倒在地的希拉與約瑟夫二人。

    江大豪默默點頭,走過去,搭著兩人的脈搏感受了片刻,又將兩人的眼皮翻起來看看,暗松了一口氣,還好,沒有性命之憂,這就掏出兩顆藥丸喂入兩人嘴里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大礙,個把小時就會醒過來,回頭最好再去醫院做個檢查。”

    克里斯丁聞言,算是放下心來,悄悄看了華婉婷一眼,隨后很自覺地走開了。

    江大豪當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叫住克里斯丁,伸手將華婉婷臉頰上的淚痕抹去,輕聲歉道:“老婆,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和我說對不起?”華婉婷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今晚的事是我的一個布局,提前沒告訴你,是怕露出破綻,如果陳峰沒有重傷,我雖然能夠擊敗他,但他一想要逃,我也沒把握留住他,那樣的話,等于是留下了一個隱患。”江大豪一五一十地說道,指了指血色的尸體:”那家伙是個意外,我事先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這會兒,華婉婷已經冷靜下來,怔怔地看著如做錯了事低著腦袋的男人,忽地嫣然一笑,一個玉蔥指點在了后者的額頭:“回去再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說著,她主動湊近男人的耳邊,眼角余光向走遠了的克里斯丁瞄了瞄,輕呢道:“人家女孩子暗戀了那么多年,大把的青春歲月都流逝了,還漂洋過海的來找你,可別冷落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江大豪一愣:“老婆”

    “看來你挺清醒的,知道我才是你的老婆,她過些天就要回堅利美了吧,你就多陪陪她,我還沒那么小氣,你如果覺得對我歉疚,日后慢慢補償就是了。”華婉婷淡淡地說著,要說心中沒點變扭那是不可能的,眼前的男人是自己深愛的丈夫,是個女人都不希望別的女人來分享自己男人的情感,愛情本就是自私的。

    可經歷了之前的由生到死,又又死到生,對于克里斯丁,她也是有了一抹扼腕與憐惜,于是決定將自己的男人大度地讓出幾天,這已經是她能夠做到的極限。

    江大豪哦了一聲,在華婉婷的額頭輕輕一吻。

    “先處理這里的后事吧,另外提醒你,自己掌握好分寸。”華婉婷滿是警告地剜了男人一眼,轉身獨自走開。

    江大豪傻笑了一聲,掏出手機開始聯系,用的是他的特殊號碼,半個小時后,龍王沖沖趕來,隨行而來的還是一些國安的同志。

    轉日,下午。太上歸劍錄

    南希集團會議室內,喬鳳嬌向在座所有董事拋出兩點:第一,只要由她出掌南希集團,接下來的華夏塔項目,南希集團依舊會分得一杯羹,并且,在日后與鼎盛集團深度合作,第二,假如日后的某一天,她喬鳳嬌嫁人的話,會主動退位讓賢。

    前一點對于從今天上午港股開盤后,全面敗退而蒙受巨大損失的南希集團來說是一個利好的補救的話,那后一點就是對華家的承諾,南希集團依然是華家人當家作主,不會交由他人。

    對此,喬鳳嬌的三叔,四叔自是非常滿意,喬鳳嬌哪怕終生不嫁做一輩子南希集團的總裁,說白了,最大得利者,還不是他們的后代,于是,董事們以超過三分之二的票數通過,推舉喬鳳嬌為新任南希集團的總裁。

    而喬鳳嬌的二叔,喬遠華并未出席董事會,此時的他正在喬家的一家書房里,雙腿跪地,向著面前的老人重重地磕了一頭,老人是喬家的老爺子,年過八旬,頭發花白,一雙老眼定定地看著面前的兒子,臉色數度變幻,最終一回身,發出長長的一聲嘆息:“走吧,就當我從沒有過你這個兒子。”

    書房外頭,兩名國安的同志推門進來,向老人微微欠身,隨后將喬遠華帶離喬家。

    三天后,虹喬機場候機大廳。

    “影,謝謝你。”登記入口處,一席丈青色塑身風衣的克里斯丁顯得格外高挑,靜靜地凝視著男人,美眸之中滿是不舍,希拉與約瑟夫拎著幾名隨行人員非常識趣地保持了距離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謝我干什么。”江大豪笑笑,那晚之后港股市場的那場金融博弈便是分出了勝負,這幾天,他一直陪著克里斯丁在這座城市里游玩,晚上兩人還都住在一間套房,當然,江大豪很理智地沒有與女人跨越紅線,倒不是說怕什么后遺癥,只不過,不想讓女人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“華小姐真的很愛你,我知道你也深愛著她,祝福你們。”克里斯丁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江大豪無聲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忽然,克里斯丁的一個前沖,這就撲進了男人的懷里,略有些貪婪地吸了一口對方的氣息,她這一突然的舉動,江大豪沒有防范,不由怔了怔,在猶豫了片刻后,還是張開雙臂攬住了女人的腰肢

    相擁持續了三分鐘的時間,克里斯丁這才掙脫了男人的懷抱,深深地又看了男人一眼,而后揮了揮手,轉身走進了登機口,那身影仿佛輕快了許多。

    江大豪站在原地,默默目送,良久。

    兩周之后。

    京都機場候機廳,vip室內。

    慕容紫的母親對奪門而入的男人怒目而視,最終在慕容紫幽怨與懇求的眼神之下,長嘆了一口氣,重重地甩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來啦。”慕容紫一身略顯寬松的紫色衣裙,輕輕一笑,猶如紫百合綻放。

    “今天上午收到你的短信,幸好趕上了,紫兒”江大豪既然局促又尷尬,用六神無主來形容此時的他,在合適不過,只因那短信上的內容太震驚了。

    慕容紫玉手輕探捂住了男人的嘴,一邊搖頭一邊撫摸還只是微微隆起的小腹,輕柔道:“我不后悔,你是我唯一真心愛過的男人”話語頓了頓,眼簾垂了下來:“我只是希望,以后你有空的時候,能常來看看我和孩子。”明末大丈夫

    江大豪鄭重地應下,隨后道:“去多久?”

    “現在才三個多月,會在瑞士那邊待一年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好,這事我會找機會和婉婷坦白,紫兒,對不起,我無法給你和孩子一個完整的家,但我保證會一直陪著你們。”

    看著男人臉上無比認真的表情,慕容紫感到鼻子有些發酸,心中一陣溫暖與欣慰,她沒有什么非分之想,也知道江大豪和華婉婷的感情到底有多深,而此時,男人的這句話等于是給了她一個承諾,她沒有看錯人,這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,名分之類的,又有什么重要呢?

    一月之后。

    華夏塔項目簽約的當天夜里,應付了記者和慶祝晚會,江大豪與華婉婷回到了香格里拉酒店頂層的豪華套間。

    沐浴完的華婉婷穿著一身白色睡袍,蓬松的秀發略帶濕氣,靜靜站在氣派的落地玻璃窗前,欣賞著夜色下迷人的都市夜景,眉眼之間,帶了一絲疲憊之色。

    沒多久,江大豪也是從衛生間里出來,輕手輕腳地來到女人身后,悄悄將那柔軟的嬌軀涌入懷里。

    “忙了一整天了,還不想睡啊。”

    華婉婷笑了笑,感受到男人搞怪的手掌,俏臉泛起兩團紅暈:“別鬧,和你說件正經事。”

    江大豪呃了一聲,拉了條單人沙發坐下,索性把女人放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華婉婷幾分變扭地白了男人一眼,幽幽地道:”我算了算,我們認識快九個月了,這九個月鼎盛擴大了十大,但我的工作量也增加幾倍。”

    江大豪眨了眨眼,不明白女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有個想法,公司規模做得越大,事情也會越多,忙總是沒底的,以前我一個人倒也無所謂,可下周我們就要正是舉辦婚禮了,以后兩個人一起,我覺得生活方式得改一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改?”

    “每周末原則上不工作,一年旅游三次,加起來不少于一個月,這個監督的工作相信你能勝任。”

    江大豪張大了嘴,他簡直不敢相信,這話會出自華婉婷之口,要知道,就在今天的慶祝晚會現場,這個女人還信誓旦旦當眾說,要在未來三年內,讓鼎盛集團跨出國門,成為全球型公司。

    當時,江大豪聽得一肚子郁悶,整個會場所有人都在歡呼,鼓掌,就他一個暗暗抹淚,只覺得前路漫漫其修遠兮。

    “哎,誰讓我嫁了你這么一個老公呢,你理想的生活方式和我理想中的有很大的差距,只能彼此互相遷就,互相包容,互相為對方改變,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江大豪不住點頭的同時,心中充盈著溫暖與幸福,是啊,天底下哪有一對夫妻是百分百和諧的,唯有互相包容,理解,遷就,改變,彼此間的感情才能長長久久,永保甜蜜與溫馨。

    得妻如斯,夫復何求?

    “老婆,我愛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也愛你。”

    〔完〕

加入書簽
首頁 | 詳情 | 目錄
正在加載
云南11选5绝杀1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