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大小

背景設置

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

《時間都知道》:章節目錄 第397章:安然,我這輩子的做的最正確的事,就是娶你(大結局)

    旁邊那些站著看得人又是羨慕又是嫉妒的,是誰告訴她們的小道消息說,新老板沒有結婚的?

    人家莫總和米安然兒子都好幾歲了好嗎!?

    米安然看著莫蕭北手中的文件夾,眼眶紅了又紅,她咬了咬唇,小聲的說,“莫蕭北,你其實沒有必要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然。”莫蕭北勾起唇角,輕輕的笑了一聲,“既然我想娶你,我就要給你和兒子一個安定的家,我要讓你們在我身邊有安全感,我所努力的一切全部都是因為你們,所以,嫁給我吧!”

    王寂首先忍不住,大聲的叫了起來,“米姐,嫁給他吧!”

    李菀柔也興奮的抓住了王寂的手,大聲的笑道,“安然,你不嫁,那我嫁啦!”

    米安然沒好氣的斜睨了他們一眼,忍住眼淚點點頭,“好,我嫁!”

    莫蕭北聞言,趕緊把戒指拿出來套在了米安然的無名指上。

    然后當著所有人的面把米安然懶腰抱起,米安然嚇得大叫一聲,“啊……你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不好意思的看了旁邊一眼,小聲的說,“這么多人看著呢!”

    莫蕭北無所謂的挑了挑眉,“干嘛?當然是綁住你去領證了!”

    李菀柔看著莫蕭北把米安然抱了出去,抬起手掩住唇咳嗽了一聲,“好了,大家都去工作吧!以后老板可是隨時隨地都會跟我們一起工作,不盡心的,小心挨板子!”

    王寂笑著拉住李菀柔的手,“反正我都要送莫總和米姐去民政局,要不,咱們也順便去領了?”

    李菀柔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“這種便宜你也想撿?”

    王寂伸手攬住李菀柔的肩,“這哪里是撿便宜,反正到時候還是要挑時間去的,趁著現在有時間,走啦!”

    李菀柔笑了一聲,跟著王寂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領證倒是很快,照片一照,章一蓋,這婚就算是結了。

    四個人從民政局里出來,莫蕭北直接提議,“王寂,帶著你老婆去我家吃飯。”

    王寂在莫蕭北家吃飯已經習慣了,便爽快的答應了。

    他開著車一路慢慢悠悠,悠閑的朝著郊區別墅開去,到了莫蕭北家別墅前,莫蕭北忽然喊停車。

    王寂把車停下,莫蕭北拉著米安然出來,叫上王寂,“王寂,走,去看看我送給你的新婚禮物。”

    王寂愣了一下,他實在是沒有想到,他結個婚,莫蕭北竟然還有禮物送!

    莫蕭北拉著米安然的手朝著旁邊那套別墅走去,李菀柔拉住王寂的手,小聲的問,“不是這才是安然的家,他們怎么往那邊走?”

    王寂茫然的搖搖頭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四個人走到隔壁別墅門口的時候,莫蕭北忽然站住腳,把手插進褲袋,摸了一串鑰匙出來,隨手扔給了王寂。

    王寂接住鑰匙,還有點沒反應過來,“莫總……”

    莫蕭北挑了挑唇角,看向這套別墅,“以后這里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李菀柔直接傻了,結個婚,送別墅?

    王寂也是有點沒反應過來,“莫總……”

    莫蕭北忍不住皺眉,“還莫什么總啊,還不趕緊去看看新房子合不合你的心意?”

    王寂這才和李菀柔反應過來,原來莫蕭北送給他們的結婚禮物真的是這套別墅。

    兩個人拿著鑰匙興高采烈的打開門,迫不及待的朝著別墅走去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!”他們身后,一個大男孩手里牽著一只大金毛走過來,看見米安然,甜甜的笑著,“你還記得,你曾經答應過我什么嗎?”

    米安然眨了眨眼睛,搖搖頭,“我……不記得了。”

    男孩笑著把大金毛的牽引繩遞到她手里,“我們不是說好了嘛,等到狗狗到了交配期,就讓它們倆談戀愛啊!”

    這事……米安然還真的是忘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為失憶,是真忘了。

    當時她就是隨口答應的,沒想到這個孩子竟然當真了。

    她低頭看著賴在自己腳上就不走的大金毛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大男孩咯咯的笑出聲,“它讓你帶它回家了,剛好,姐姐,我這段時間要出國去參加一個比賽,家里沒人幫我照顧它,你就順便幫我照顧了,等我回來,我希望看見一窩小奶狗跟著它屁股后面追。”

    這米安然還沒答應呢,這孩子就已經把狗交給了米安然,然后轉身興高采烈的走了。

    米安然一臉黑線的看著男孩的背影,忍不住扁了扁嘴,“其實就是想讓我幫它照顧狗吧!”

    莫蕭北轉頭看向米安然,“你以前答應過他?”

    米安然此時心里毫無任何防備,點點頭,“是啊,是答應過,但是我當時以為他跟我開玩笑的,我也沒認真,卻沒想到這孩子倒認真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莫蕭北意味深長的睨了米安然一眼,但笑不語。

    米安然本來還想說什么,忽然想到自己不是還在裝失憶嘛!

    就一下閉了嘴,當做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的蹲下身,用手摸了摸狗頭,“狗狗乖,一會兒姐姐帶你回家找對象去。”

    她說這話,眼角余光還小心翼翼的偷偷的瞥著莫蕭北,卻見他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,心里就像一顆石頭落下去一樣,失憶這件事……她已經裝的夠累的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小心說漏嘴,而他又沒有當面拆穿,就等于是那層窗戶紙還在。

    米安然笑著站起身,把牽引繩放在了莫蕭北的手上,然后挽住他的手,看著眼前這套別墅,幸福的說,“老公,走吧,也讓我看看,你到底是怎樣一擲千金給王寂買的結婚禮物。”

    莫蕭北笑著拉著手上的狗,轉頭朝著米安然的臉頰上親了一口,“安然,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事,就是娶你。”

    米安然低下頭,微微紅了臉……

    莫蕭北又笑了笑,拉住她的手朝著別墅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而他這輩子做的最幸福的一件事,就是把他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給了他最愛的女人!

    莫總座右銘:既然愛她,就要不顧一切的給她帶來幸福。

    本文完。

加入書簽
首頁 | 詳情 | 目錄
正在加載
云南11选5绝杀1码